rss 推薦閱讀 wap

中山網_新聞焦點_聚焦世界!

熱門關鍵詞:  云南  as  xxx  自駕游   riting ablet
首頁 新聞資訊 城市聚焦 理財投資 娛樂頭條 體育運動 購物消費 旅游休閑 科技創新 商業營銷 微商創業

課包價格上調、健身群變微商群 靠漲價、賣貨“自救”的Keep還能keep嗎

發布時間:2020-09-16 20:53:48 已有: 人閱讀

  中國網財經9月10日訊(記者 張倩蓉) “自律給我自由”,曾因這句經典廣告語火爆健身行業的Keep,如今卻因頻繁在用戶群里推廣自營商品和“砍價紅包”,而被用戶吐槽“健身群現在更像微商群”。

  Keep的北京用戶王先生近日向中國網財經表示,自己之前一直在Keep的線下實體店“Keepland”購買培訓課包,而近期他發現,不但課包價格進行了上調,而且Keepland的教練還頻繁在課程群里分享一些“砍價紅包”,Keepland里也都擺上了自營產品的推廣廣告。

  王先生告訴中國網財經記者,之前Keepland的單節課程標價為79元,一次性買多個課包的話會有折扣,app的會員還可以在折扣上再享受95折的優惠。后來在一次優惠活動后,單節課程價格就漲到了89塊,且開始出現一些培訓師教練的課程,單節課程價格為129塊。從單節課程標價來看,一節課上漲了約十元。

  Keepland之前單節課程價格在79元左右,價格上漲后,按照每周至少2次,每月4周的健身習慣計算,要多花費近百元,對于想要堅持的普通工薪階層而言并不是一筆小金額。

  對此,keep相關部門負責人對中國網財經記者回應稱,課包是合理的常規普調,在行業內價格很有優勢。但有Keep用戶坦言,“目前Keepland的均價已經高于超級猩猩,如果課程質量上沒有過于吸引我的點,可能還是會選擇超級猩猩。”

  “課時價格的上調雖可一定程度緩解經營壓力,卻也容易引起消費者的不滿,出現流量的流失。”北京商業經濟學會常務副會長賴陽在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采訪時認為,Keep全線鋪開的多元化變現方式,意味著更大的成本投入。此時,上課帶來的收益就很重要,因為電商等業務并未出現等值的回報 。

  此外,王先生還告訴記者,Keepland的教練越來越頻繁在健身課程微信群里推銷keep自營的食品、補劑、以及運動產品等和“砍價紅包”,“原本是用來分享健身知識和約課的群,現在卻更像是微商群。”

  “如何實現流量的變現是目前keep關注的一個重點,如何能夠引導消費者消費,既需要把控商品品質、安全,也需要一支專業的經營團隊,由運動類的app平臺延伸到電商的企業多數都在專業團隊投入方面有一定欠缺,如果想進一步發展電商或線下經營,建議加大專業人員團隊的投入。”賴陽表示。

  據天眼查顯示,Keep運營主體北京卡路里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于2014年09月26日成立。法定代表人王寧,公司經營范圍包括技術開發、技術推廣、技術轉讓、技術咨詢、技術服務等。公開資料顯示,Keep app于2015 年2月4日上線。

  今年年初,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下稱“江蘇消保委”)調查10家運動App發現,9家平臺銷售的產品出現了問題,商品超半數不達標。其中,作為唯一自營品牌平臺,Keep被檢測出“配件類商品的產品使用說明不符合標準情況較多”。江蘇消保委已約談了存在問題的運動App平臺,并要求其整改。

  對此,keep相關工作人員對中國網財經記者表示,“江蘇消保委的抽檢是在1月份展開的,我們第一時間針對所有抽檢商品進行了全面排查。經查證,由于不同機構所使用的檢測方式不一致,導致同相關部門的檢查結果有所出入。目前,已根據多個機構的不同檢測結果對所有商品進行了統一調整,在售商品均符合相關國家標準。”

  但記者發現在黑貓投訴等投訴平臺上,近期關于keep商品質量的投訴卻并沒有減少,在淘寶及京東的旗艦店也是差評居多。

  “運動類App延伸電商的不專業和監管不嚴,以及對商業模式的缺乏經驗,與成熟電商之間還是存在一定的差距。”賴陽表示,“運動類App的工具屬性強,變現途徑比較少。用戶停留時間短,但運營成本并不低,這導致整個行業基本都是虧損狀態。在流量黏性不夠、沒有明顯商品競爭力的情況下,是很難吸引消費者的。”

  前述用戶王先生向中國網財經記者投訴稱:“在keep自營商城曾購買過幾次運動配件,質量卻都不是很好,后來就沒再去下單了。之前好像有媒體報道說keep自營商品為貼牌商品,我和我幾個朋友都有些疑惑,因為質量真的不太好。”

  記者針對此事向keep相關工作人員采訪時,keep相關工作人員強調:“我們的產品是自主研發,工廠制造,并非貼牌商品。”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3月底,Keepland關閉了在上海地區的全部門店,其中靜安大悅城店為上海首店,于去年3月剛剛開業,僅“存活”一年時間。Keepland在北京的一家門店在去年年底就已經關閉。“目前Keepland的門店數為十家,全部位于北京。”keep相關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

  Keep 副總裁劉冬此前就曾在2019 年10 月上海舉辦的媒體交流會透露過,在Keep的總營收中,第一是運動消費品,第二是會員,第三是廣告,第四是Keepland。對于Keepland南下上海未果的原因,Keep對中國網財經記者解釋為“是出于門店運營效率的考慮,決定閉店暫做修整,閉店并非由于資金問題。”

  不久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從目前來看,經過一年多的迅速發展和擴張,Keep仍未擺脫線上App轉投線下盈利難題,通過流量轉化為線下資源的模式并未達到預期。急速擴張不到一年時間,Keep快速剎車就是最好的例證。

  今年五月,Keep官方宣布了年初完成8000萬美元E輪融資的消息,這一輪之后Keep估值超過了10億美元。此前,Keep共完成六輪融資,累計融資1.87億美元,上一輪為2018年7月高盛領投的1.27億美元D輪融資。

  Keep向中國網財經記者表示,“拿到融資后,公司的整體布局并沒有改變。只是今年將會更加聚焦家庭場景,例如直播等。”

  后疫情時代,似乎要重新將重心放回線上的Keep,能否抓住融資帶來的有限時間窗口,在核心業務上打磨好服務體驗,平衡好自己的免費業務和商業化增長,中國網財經記者將繼續關注。

首頁 | 新聞資訊 | 城市聚焦 | 理財投資 | 娛樂頭條 | 體育運動 | 購物消費 | 旅游休閑 | 科技創新 | 商業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山網 www.888185.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福彩3d计划群8197771